任我发心水论坛 主页 > 任我发心水论坛 >  

他们到底有多急? 急救调度员:吃个饭都得倒计

更新时间: 2019-06-08

  对大多数人来说,假日就是悠闲。可是有一些人的假日不但不闲,还很急,比如接听120急救电话的调度员。他们的急,是“急人之所急”。他们急到什么程度?据说吃个饭也要时不时瞄一眼手表:争分夺秒倒计时!

  昨天上午,在苏州市急救中心,记者乍一进门,就见一堵由显示器排列而成的“墙”,“墙”的上面,只露出了几个脑袋。因先前与中心通讯调度科调度组长杨宏涛联系过,记者打算先找他。“杨宏涛,杨宏涛。”记者连喊两声,没人应答,只能再喊。过了几秒,才有个人站起来张望了一下,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杨宏涛。原来,他们正在处理一个刚接到的急救电话,心思全在这件事情上,根本没留意到有人来。

  绕到杨宏涛的座位旁,才知道为什么进门先看到“墙”了。因为每一位调度员在工作时,面对的是三个显示器,一个显示电子地图,一个显示当前任务,一个显示任务总览。每次接到来电,他们需要在三个显示器之间来回操作,才能用最快的速度确定地址、派车及实施急救预案。

  看到这架势,记者预感到,这次采访不会太顺利。果然,呼入的电线,姑苏区枫桥大街某旅社内有人身体不舒服;8:22,吴江区某小区有孕妇羊水破了,需要急救车;8:23,吴江区屯村发生一起车祸每一个来电,都有可能是紧急情况,从接通电话的一刹那起,调度员的注意力全转移到了电话上。不仅是杨宏涛,其他几位调度员也没有时间回答记者的提问。

  120平台接到的电话,可不会因为是假期而少一些。昨天一个上午,呼入量就超过了200个。晚上电线趟。由于有些事情情况不明,还需进一步沟通核实,实际接打的电话量有可能是呼入量的一倍。

  “听到电话铃声,就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,整个人迅速切换到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。”正因上班时听多了这个熟悉的电话铃声,下班后偶尔听到类似的手机铃声,他们也会条件反射地“紧张”一下。

  “从多高的地方摔的?有没有严重出血?人还躺在地上吗?”昨天9:00,吴江区盛泽镇有位老人摔伤,路人看到后拨打了120。在派出急救车后,调度员仍在电话指导:“请您告诉患者,急救医生已经出发了。接下来请您认真听,我会告诉您怎么做,要先帮助患者止血,找找看有没有毛巾、布,或者干净的衣服也可以,用来捂住出血的伤口,要使劲按住血止住了没有好的,如果病情加重,请再打我们电话,我们会给您指导。急救车马上过来了,找人帮忙带一下路。”

  这通电话刚结束,相城区某小区有人坠楼,同样是路人拨打了120。坠楼的是个年轻人,从路人的语气中可以了解到,伤者的情况不乐观。调度员仍保持着通话,继续在争取:“您能不能帮助他一下,我会教你怎么急救有希望的,有希望的”

  “遇到特别紧急的情况时,要尽量保持通话,在急救车赶到前,能争取一点就争取一点。”保持通话最为耗时耗力的,恐怕就是电话指导CPR(心肺复苏)了。谈到电话指导做CPR,急救中心有两个纪录保持者:调度员金如玉一个班上做了7个,而杨宏涛单个通话时间最长。

  急救调度分日夜两个班,一个班5到6个人,除了处理数百个电线个非急救转运分站的资源情况,以便及时调度。

  紧急情况的发生可不会排着队,电话的呼入有时也会扎堆。因此,调度员尽可能要保持全员在岗。那么吃饭、上厕所怎么办?他们有招。食堂的开饭时间有1个多小时,他们把这段时间精确划分,平均到每个人头上,约各有10多分钟,先去一个,吃完回来了再去下一个。于是,在食堂里所看到的调度员,总是很“孤单”,没有人聊天,也没时间聊天,吃完后就跑回岗位上去了。也因此,大家有时会争取最后一个去,因为没有压力,不用担心吃得慢而占用其他同事的就餐时间。至于上厕所,也是使用相同的办法,如果一下子来很多电话,那么“适当憋一下,也是有的。”

  采访接近尾声时,记者无意中在微信上翻到一条消息,那是苏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微信一早推送的。这条消息公布了苏州卫生健康系统受到共青团表彰的优秀青年名单,里面就有杨宏涛,他被评为了“苏州市三新四创好青年”。“在调度战线余次,电话调度指导心肺复苏、分娩成功20余例”然而,他是青年吗?他的两鬓,明明有诸多白发啊。面对记者的疑问,杨宏涛苦笑:原来头发是乌黑乌黑的,那是做了调度员后,白头发才多起来的。